热门点击:<利来国际
当前位置:主页 > 精彩内容 >

毕业纪念册就珍藏在我的美灵书架上

 
  我该有四个最重要的硬皮本子。一本是我画速写练习的本子,一本是我抄写吉他歌曲的本子,一本是我的毕业纪念册,一本是我写诗歌的本子。
  
  。画速写的本子许是找不到了。而吉他歌曲的本子和诗歌的本子就摆放在我的案头上,我会时常地打开它们,认真地翻看。
  
  想你的时候
  毕业纪念册就珍藏在我的美灵书架上毕业纪念册就珍藏在我的美灵书架上
  我的心总被你所左右
  
  相遇的时候
  
  你的背影我也无法看够
  
  我只把心轻轻地流露
  
  却再也无法回收
  
  也许天涯的芳草都这样稚幼
  
  又何必强求
  
  无法把你的心迹猜透
  
  只知道年轻的泪水不会白流(——《情到深处》1991 10 2)
  
  这是1991年10月2日我写下的一首诗歌,表达了我追求爱情的夙愿。我的爱情故事该就是从这个时候悄然开始的。
  
  这个时候,班级里的兄弟姐妹们开始逗趣我们俩,不管什么时候,有事没事的总把我和她联系在一起。
  
  她是班级里很不起眼的女生,娇小的身材,很少的话语,倒是她闪亮的眸子很会说话,倒是她矜持而内敛的性格很吸引我。
  
  我坐在班级的最后面,她坐在班级的最前面。很多时候,我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背影上,我喜欢看她高挺修颀的肩背,喜欢看她乌黑秀美的短发。于是,我的速写本上画出了好多幅她的背影。
  
  那天,有人无意中看到了我的速写本,虽然我画的都是她的背影,但是大家一眼就看出了我画的是她。于是就把我的速写本子传给她看。她看了,喜悦而惊奇,羞涩而生气。
  
  这该是她第一次知道我在关注她。
  
  放假了,我们都回家了。我不能天天见到她,很想念。我就凭我的印象,用学到的素描本领给她画像。乌黑的头发,秀气的脸,闪亮的眼眸……我从不同角度一连画了好多张关于她的素描画。邻居的婶子婆姨们看了,都说这姑娘长得俊俏,都看出了我画的是同一个人,都夸我画得技艺细腻、生动传神。
  
  开学了,我把这些画给她看,她目瞪口呆,她感动至极,她收藏至今。
  
  该是日久生情吧,绝不是一见钟情,就因为我们开学上学、放假回家总是一路。尤其是看得她娇小得拿不动东西,我是班长,我怎么能不上前帮她。于是同学们总是看到我帮她背包落伞地来来去去,就都胡乱地猜疑和逗趣,这倒好,大家的撺掇,最终成长了我们的爱情。
  
  我们确实总是一路。刚开始回家的时候,我们到锦州站分别,后来,为了能再送她一段,我们就选择乘坐环路的汽车。我先下车。一开始,环路的汽车开动了,我就和她挥手作别。后来,环路的汽车开出了很远,我还呆呆地看上好半天。我总想让她和我一起下车,邀请她到我家里坐坐,然后我再送她回家。
  
  那次回家,一路上我只和她商量一件事,就是让她能在我下车的地方和我一起下车,到我家里坐坐,之后我再送她回家。她一直都不同意。我就说:“你不下车,我就不下车,我就跟你去。”
  
  她笑笑,以为我逗他。
  
  车到站了,我站起身对她说:“走,跟我下车。”她不肯。我没理睬她。我一手拿起她的背包,一手拉着她的手,强盗抢亲一样地硬是把她拉下车。满车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车开走了,我们俩站在原地谁也不说话,愣愣地呆了老半天。
  
  她就跟在我的后边静静地走。过河的时候,也不让我拉着她。
  
  到家了,家里人都不知道我把她带回家。父亲和母亲热情地招呼着她。她也处处很有礼数。
  
  妹妹凑到我近前问道:“二哥,什么情况?”
  
  “同学,同学。”
  
  “那你别的同学怎么没来?”妹妹又问我。
  
  “低调、低调。”
  
  傍晚的时候,一轮大大的夕阳挂在西天,村庄绿树掩映,炊烟袅袅,显得静谧而安详。我和她坐在家前的小山上。我给她讲家乡的故事和我的童年。
  
  第二天,我骑着自行车送她回家。她就坐在我的身后,紧紧地拉着我的衣角。道路颠簸了,我就把衣衫脱下来,放到自行车的后座上,让她坐在上面。有的坡路,我想猛力地骑上去,她却不肯,怕是累到我。
  
  过河了,这里的河水异常的湍急,河水没过了大腿。我先把自行车扛过去再回来接她。走了几步,因为河水太深太急,她怎么也不敢再往前走了,还埋怨我把她从汽车上拉下来。
  
  “我背你过去。”我说。
  
  “不行,这太危险了。”她不同意。
  
  “你就放心吧,我有的是力气,别说这么深的水,当年河水齐腰深,我还扛着一百多斤的蔬菜过河呢。”说着,我蹲下身,一把把她拉上了背。
  
  我分明地感到她的身体在我的背上不断地发抖。
  
  “出发喽”,我大声地喊道,鼓励着她,也坚定着自己。
  
浏览更多关于 等相关内容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