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利来国际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普 >

河南村头那棵没有烧死的大槐树绽出了新枝

  本来就不富裕的李小沽,在河南王庄扛活的占村里的大多数,微薄的工钱,养家糊口。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鬼子的八年的烧杀抢掠,给李小沽带来了是灾难。在大火焚烧后的李小沽处处是窝铺,千疮百孔,日本鬼子赶走了,李小沽的河南百姓还在风吹茅屋翻,雨大茅屋漏,雪飞茅屋寒的日子里。卫国和张志进来到李小沽,农会主任董青清,董青山等农会委员一起查看李小沽的民情,村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高粱秸的篱笆抹上泥,几根木棍做檩条,蒲草做上盖,在微风中呲呲响声,几对喜鹊搭起了新窝,这棵树记录日本鬼子侵李小沽的血泪史,这棵树是铁的见证。让卫国进入沉思中,国破山河碎,国亡人遭殃,默默的站在树旁。董青山说:“这棵大槐树,有上百年的历史,是我村最高最大的树,民兵在上面搭建瞭望台,是它帮助我们站岗放哨,鬼子一把大火烧死了它,八年来,它为李小沽立下了功劳,人们敬仰它。舍不得伐倒它,做个纪念。
  河南村头那棵没有烧死的大槐树绽出了新枝
  今年春,宝坻解放了,树也活了,喜鹊建起了新居。喜鹊临门啊!”卫国说:“是啊?我们也要建新居了,穷则思变,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的文字,好画最美的图画,那就在我们的党员干部多思多想,团结群众,就像喜鹊一样在烧焦的大树上建起新居,我们也要在鬼子践踏的家园重建新房。说完卫国和大家走进最穷的董玲家。董玲家是一间搭建的草房,没有门,在门口挂着破旧的棉门帘,卫国和大家进门,屋里太小几根人就占满了,卫国看到四个男孩满脸黑污,白白的眼球,眼在不停地眨,衣服褴褛,大的十几岁,小的三岁,正在抢吃盆里讨来的剩饭,三岁的董建玉跑到董青山面前说:“叔叔,你说日本鬼子打死了,我们不去芦苇荡了,我爸爸病了。为啥又来我家啊!是不是要去芦苇的,,小鬼又来了!”说完哭了起来。董青山抱起建玉流下眼泪说:“建玉不要哭,小鬼子赶到大海里去了喂了大鱼,这是八路军叔叔,来看你们啊?要拆草房盖砖房,分土地,要过好日子。”建玉抱董青山更紧了。老大董建元听说面前的是八路军,拉住卫国的手说:“叔叔我要当兵,我要打鬼子!我要过好日!”卫国说:“好孩子,你还小,长大了再去!”董建元拉着卫国的手哭了。卫国说:“好好,我叫你当小兵!”董玲穿着的褴褛黑上衣,站在卫国的面前说:“八路军同志,谢谢你们看我和孩子,我是中国人,混到这步,很是丢人,对不起你们,如今见到了亲人,我就把孩子交给你们,也是我的希望,这些年这些事啊,让我伤心!“说完泪如雨下。痛哭不止。卫国和众人安慰董玲,不要伤心,大家帮助你一定好起来。大家心酸的离开董玲家。
  河南村头那棵没有烧死的大槐树绽出了新枝
  董玲,四十五岁,一双笑眼,黑黑的头发,小个子。很是可怜,父母生下来不久,在瘟疫中双双死亡。董玲在伯父董春中家长大,伯父家里在李小谷还算富户,伯父看着侄儿大了,把自己的两件库房腾出来,给董玲娶了媳妇,名字叫李花,媳妇大个子,四方脸,大大的眼睛,两个大辫子达到漆下,在李小沽还算是美人,村里的光棍,流氓地痞对李花都有打算。董玲的伯父在村里是一个有威望的人,都绕道而过。伯父为了侄儿,今后的生活,就叫他做些生意,董玲会做饭就想到自己家做些猪的制品,不用去打工扛长活,还有时间照顾家里。有个朋友是屠户,常年在口东集上出摊,那些猪的上下水猪血等,不收费用都送给董玲,开始生意还好,妻子也高兴,生下来儿子董建元,日本鬼子来了,天天跑敌情,生意无法可做。一九四零年,伯父去世。董玲个小力弱,成了武大郎卖棉花人软货囊的人物,没有收入,再加上小鬼子烧了他家的房子,一贫如洗。李花是一个讲穿,讲吃的的女人,李小沽的几个光棍,靠偷鸡摸狗的流氓,看到有机可乘,夜间骗走了李花,到马庄献给了赌王,赌王看到身体壮实的,而且貌美如花,立即奖给李小沽的翟同,李三银元,二人谢过睹头王大力,还做了王大力的保镖,注意八路军的动向。马庄在马家沟的急流的北岸的苇塘边,三面环水只有一条通往李小沽的路,很平静,赌王王大力封锁了消息,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一九四五年,李花也做了赌徒的牺牲品,翟同,李三也获得了精神上的愉快,李花也在物质和精神上得到满足。李花与哪些赌徒来来往往,寻花问柳。河南夜夜新欢。有时回家和董玲犯些争吵,人们也不注意,两口子的事,也说不请楚。五年间又生了三个男孩,建奎,建亭和建玉。李小沽虽然有些风声,人们看到几个孩子健康的成长,无人过问。马栓在谁家槽上就是谁家的,孩子就是谁家的,也就合起了眼睛。村里的小孩子唱出了歌谣:
浏览更多关于 等相关内容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