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利来国际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普 >

我所有关于童年美好的回忆

 
  
  从小就怕我爸。记得小时候写作文《爸爸》,老师愣说我是抄袭《白毛女》,因为通篇都带着对地主阶级的苦大仇深。那咋整,他就那样,一脸的阶级斗争。
  我所有关于童年美好的回忆
  他以前是警察,不怒而威的那种。而我又天生缺少父是英雄儿好汉的凛然正气,在他面前,我始终沦为唯唯诺诺坦白从宽的犯罪分子。用我的话说,那叫一个遭罪,心如撞鹿,汗不敢出。明知道他疼我爱我,我咋就不能加入这个统一阵线中来呢?往往话不投机半句多,他在客厅,我进卧室,他进卧室,我躲厕所。
  
  我妹常因此事嘲笑于我,我反唇相讥,和你比不了,谁叫你是牛粪上长出的掌上名花来着?我妹打小就乖,性情成绩样样拔萃,从而造就了她的特权,敢在我爸面前蹬鼻子上脸。但我着实羡慕她的优秀,有天我翻出了她上学时代的作业本,看着上面落笔如云烟,我想,现在作为她的病人也都是幸运的,她那双灵巧的手,会不会把创口都雕刻成艺术品来?
  
  还是我妈对我好,属于我点着了房子还帮我扇风那种。但是我妈对我期望还是很高的,这点是我觉得唯一的不孝。我妈也很纳闷,如此望子成龙,怎么恰得其反,龙种收获了跳蚤?百思并不得其解,忽一日,看过电视上关于“穷养儿,富养女”的讲座,豁然开朗,继而愁肠百结,逢人便说:唉,这孩子,都是我把他宠夹生了……
  
  (二)
  
  我和我妻不是指腹为婚的那种,要不然我不会原谅我妈。
  
  开个玩笑,现在很多人婚姻遇挫后都说当初没感情,我真想当面K他。这挨踢的智商,当初没感情难道二十多了谈个对象还拉郎配呢?
  
  如今没感觉倒是真的,左手拉右手,不牵她不走。虽然没感觉如同手脚,但是我知道,有点变故那还是钻心的疼。也许在婚姻中能过成对方身体的一个部件,也算修行成功吧!挥刀自戕的事,不是谁都有勇气干得出来的。
  
  我在我家的地位是帝王级。但是我家的排序是小皇帝、女王,然后才是陛下我。瞧把我这个孤家寡人整的,憋屈到啥样了。
  
  但是从属虽从属,反而可以大撒把了。油瓶子倒了不是我不扶,而是真的不知道在哪。
  
  朋友时常揶揄我:如今拖家带口的马上奔四了,咋还成天像个286似的没个正调。
  
  我两手一摊,这没辙,都怪我兴趣面太广,知识都学杂了。尽信书不如无书了,弄得全身上下毫无是处。妻还在一旁浇油:人家专营一种牌子那是VIP体验店,而神马都来者不拒的,往往却是街角的垃圾桶。我虎躯一震,横眉说:你扔进点绿色的试试?
  
  (三)
  
  我和我妹从小在爷爷奶奶膝边长大的,一直到上学年纪。都绕不开他们二老。
  
  他们都是封建社会过来的人,自然都有点偏心两代单传的我。但是缺点是做的太明显了,一直引起我妹从周一到周五的强烈不满和严正交涉。
  
  爷爷是06年仲秋过的世,那时我在外地。当千里奔丧归来,触景生情,肝肠寸断。从火葬场返回时,我在车上写了一篇《缅怀爷爷》:分别即永别/当身边的风带走/眼中的泪/那一刻/头也不能回……
  
  从那时起,我才深深感受到人世间什么才是生死离别的切肤之痛。
  
  奶奶今年已经八十二了,元旦过后因病入了院,虽然渐渐转康,但是身体却大不如前。除夕那晚,她把我叫到身边,一句话都没说,一直攥着我的手,我知道,她只想让我多陪她一会。听着窗外浓郁的过节气氛,我尽量搜刮一些轻松的话题哄她开心,看着她银丝满鬓,病瘦嶙峋,我多想把曾经她摇着蒲扇讲给我的睡前故事一字字,一句句再反哺给她听……
  
  节假过的真快,一晃又到了上班的日子。奶奶听见我收拾物品要回自己家,在床上颤颤巍巍自己起身,坐在客厅看我忙前忙后。我看到奶奶没来得及带假牙,逗乐说奶奶不带假牙显得年轻了,奶奶笑着笑着便流下泪来。我和妻赶紧安慰,离得又不远,会经常回来看望的,奶奶支吾的答应着,却忍不住两泪纵横。
  
  当奶奶逐渐安稳了情绪,我和妻儿告别走出,带好房门,我收住强忍,已然涕泪滂沱……
浏览更多关于 等相关内容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