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利来国际
当前位置:主页 > 日报作者 >

就要入梦的我 幸福得稀里哗啦

被子.人
  
  漫长的假期里,我的作息基本上已经乱套,我是那种随性的人。
  
  今天是跟正常日子比较接近的一天,早晨五点半醒来,用手机看几分钟空间,又瞪大眼睛发了阵子愣,起来给孩子做早餐。要是以往,我会惺忪着眼睛摸回来,狠狠地补上一觉。今天,我在七点半之后的一个小时之间,包了饺子,之后又给自己这个邋遢婆洗个澡准备和美人约会。
  
  美人却出乎意料地放了我的鸽子,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我看看书做点什么之后,就到了中午。等近一点孩子回来之后我已经要进入梦乡,迷糊间,一股冷气侵入我的被窝,我的身边多了一个小人儿,这个人儿进了被窝,先是在我的颈部掖了掖被子,等一会又来了一下。
  
  她不知道,。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我就在姐姐的被窝里了。那时候姐姐什么样子呢?但凭大人说的爷爷出殡的时候九岁的她背着几个月的我在邻居墙边蹦蹦跳跳踢毽子就可以知道个一二,没被她摔傻,赶紧念阿弥陀佛。
  
  房子是四间,爸爸妈妈哥哥们用一间,姐姐和我用一间。夜晚,一个被子一个褥子两个枕头,是我和姐姐的温暖的窝。被子也不大,只有紧紧地钻进姐姐怀里才能不被冻到。冬天脚丫冰凉,姐姐就用她的大腿给我取暖。也有姐姐不爱搂我的时候,比如惹姐姐生气,比如一不小心画了地图,我被晾在被窝外面的时候真想有自己的被窝。
  
  后来我不得不有了,十五岁,姐姐远嫁。我一个人一个房间一套被褥,却没有感到有多么欣喜,我甚至一个人偷偷地哭,在家哭,上课哭。等到姐姐再回来,总是带来那个属鸡的比大哥还小一岁的让爸爸妈妈一直有些介怀的姐夫,从此被窝的故事再也不能回头。哪怕是现在,去北京和姐姐睡在一张床上,也总是一个人一个窝,偶尔伸手摸摸她我胳膊一样粗的小腿,说几句小时候,yesterday once more!
  
  我是在婚后才觉得自己过上了幸福生活。结婚的时候,婆婆用苏杭贡缎给我们做了四套被子,四个褥子直接合并成两个床褥,放在一米五的床上刚刚好。我头一次有了自己的新被褥,觉得把自己埋进软的棉花里,抬起头一呼吸,好舒服。民俗有云红哥儿绿娘子,意思是新郎盖红被,新娘盖绿被,婆婆的被子不用这样也看得出来,红色的要大一些。这也不怪婆婆,公公满天下跑买来的布料直接就是红的大绿的小,我的绿被子虽然轻薄短小但是我喜欢。在婚后的几年里,我们一个人一条被子,还有个小人儿用了个小被子,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成熟。再后来,被子一再变,从1.5*1.8、1.8*2.0到2.0*2.3,随着床和季节的变化,被子的尺寸与类型越来越多。多数,如果不是在橱柜里,也是在床上。
  
  被子大了,两个人开始共用一个。但身高的不同,总也会有些不方便,不是露出了牛牛的脚,就是冻了牛牛的肩膀。我是一旦睡着就像个小猪一样的人,抢被子或者溜出被子是常有的事,这不免得劳动牛牛经常给我盖被子。后来,就演变成了一人一个大被子,随意翻滚不用担心身边的人也不错。再后来,因病分床,一个人一个被子一张床,这样似乎更好。半年以后,一切回归原来的样子,却总在某个肌肉酸痛的夜晚偷偷溜走,享受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就在前几天,我问他,他希望未来再搬家床大一些好还是小一些好,他说小一些的好,我知道他是怕冷啊!我于是马上撤掉那套喜庆的床品,收起来他的羽绒被,变成一张床两个枕头一个被。没有了那么多被子,床变得宽敞许多,也因为只有一个被子,一个去哪里,另一个只有跟随。
  
  结尾又匆匆,有人等着看韩剧。而我是怎么用成电脑的呢?当我的妞妞认真玩游戏的时候,我抱着她耳语:“宝宝,妈妈想告诉你一句话:”,妞儿一惊,她没有料到,我说的是:“看到长大的你给妈妈掖被角,妈妈好幸福!”,听完,她迅速起身,去卧室学习!
  
  而之所以耳语,是因为那时候,他在睡觉。
  
  
  
浏览更多关于 等相关内容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