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利来国际
当前位置:主页 > 小编推荐 >

意图找回身边那毁灭了的历史文化背景

  曾经看到一篇报告说;“现在的中国,平均每天有20个历史文化村镇在消失。”这是一句多么让人痛惜的话。一个村落、一个集镇,经过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历史积累,包含那特有的历史环境与文化,在顷刻之间化为乌有,那象征着现代发展的高楼与洋房拔地而起。后来,住在高楼与洋房中的人们驱车上百里甚至几百里,去到偏僻的边远之地,寻找那还未消失的村镇,那失落了的先人建筑智慧,找回心里那淡漠了的传统大家族的温暖,人与人之间的亲情观念。
  
  这里曾经有条河,这里曾经有座桥,这里曾经有个动人的故事,这里曾经有段难忘的时光,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地从“曾经”走来,走到自己变成“这里曾经有个人”为止。时光与路,短暂且悠长。途中的故事或许并不精彩,那么,描上路旁的风景吧,有青山绿水相衬,也终能成一幅美丽的画卷。我未曾想过要在有生之年游尽天下的名山大川,有许多遥远的美丽是我们无法触及的,但我想我一定要走遍身边的每一条古道,每一座古桥,每一个古村,每一座古庙,去寻阅那被雕刻在木、在石,被侵染在水、在烟的光阴故事。
  
  多情
  
  于空间偶遇多情,见其摄影宁静柔和,甚是喜欢。我是个寡言之人,不善与人交谈,以文字讲诉自己,也从文字中解读他人。常羡慕别人的热情与豪迈,自己确是孤僻与羞涩的。路旁看见一朵绽放的小花,芳姿灼然,想都看几眼都不敢,怕路人笑我痴。友人多是默默相伴,亲人也少有亲昵状。旁人眼里,便是有些淡漠。其实,虽不能自诩多情,却也不是个寡情之人。会喜欢,会怜惜,也会感恩。
  
  自幼读书,最是敬仰书中英雄义胆,侠客柔情。于是将小李飞刀一遍一遍地看,将雁邱词一遍一遍地读。问世间,情为何物?我纵是从风花雪月、悲欢离合中一路走来,亦无法用我自己的语言来告诉你,只能将书中那一句句诗文粘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且将那挥手别离写在无情风雨中,情义两心坚,纵隔千山亦无间。
 
  
  若问我绍兴最感兴趣的地方,自然是兰亭和沈园。去兰亭,是去游览那一片越王勾践植兰的山水,更是去欣赏那一篇旷世流传的“天下第一行书”的出处。“ 兰亭席上酒,曲洛岸边花。” 曲水流觞,翰墨风流,一首《兰亭序》,引得多少文人骚客欣然前往,顶礼膜拜,留下无数赞誉的诗篇。
  
  赏完书圣清风出袖,明月入怀般的佳作,去沈园听一段诗人陆游凄婉的爱情故事。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夕阳垂暮,画角悲鸣,晚年的陆游常到沈园凭吊唐婉,物是人非,旧梦难寻,在哀伤的泫然之中,他凭吊的是昔日的恋人,是爱情的韶华岁月,也是自己风烛灯火般的残年。“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苍老的诗人搁下笔,追随梦中的倩影而去,在生命的轮回中,他们终会再相遇。春日的沈园,碧波绿水,杨柳纷飞。沈园没有因为“世情薄,人情恶”而变的悲凉,却因那“惊鸿照影”而变的充满诗意。是呀,一切的悲伤终会随着时间渐渐流逝,永恒的是那一幅珍藏在记忆相册中的美好画面。
浏览更多关于 等相关内容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