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利来国际
当前位置:主页 > 小编推荐 >

掀开济南一页页尘封的历史

  2017年1月10日济南客运段(原济南列车段)纪念建段80周年大型纪念册《足迹》在济南铁道大厦金色大厅举行隆重的发行仪式。路局有关处室和在济待勤的乘务人员以及《足迹》的编撰人员、老职工代表到会。会议以大型影视方式回顾了济南客运段走过的80年光辉历程:发行仪式上,老列车长代表,老运转车长代表,老列车厨师代表和当代乘务人员代表,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以亲身的经历展现出济南客运段从日伪时期到现在,从硝烟下的汽笛声到今天的高铁;从绿、红、蓝、白列车颜色的变化,映射出我国铁路飞跃发展的道路和一带客运人辛勤劳动付出。
  
  这本厚重的纪念册的出版历时三年。我于2013年接到客运段领导召唤,参加了这一工作,并与客运段前纪委书记现关工委常任副主任王胜华女士共同担任《足迹》前期的采访、摄影、文字撰稿工作。走访老干部,深入路内外档案馆收集资料,在全段老职工中征集照片。先后历经三年提供了3万字的文字资料和大量的珍贵照片,为《足迹》各栏目的设计提出建设性意见,为后期的编撰成册和完善,打下了雄厚扎实的图文基础。
  
  《足迹》的成功出版也是济南客运段现任段长朱明、党委书记牟忠宗国、工会主席徐胜重视和亲为的结果,从最初的设计到一次次审编定稿都是他们心血的凝聚才得以完成。作为一个铁路老职工我向他们致敬。
  
  济南冬天的雪是愈来愈稀罕。我记得小时候的50年代,绝不如此。济南的雪,还是十分丰盈的。尤其是一进腊月,三天两头的下雪。早上还没有起床,就看到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屋内窗上的玻璃,冻上了厚厚的一层窗花。我急急忙忙穿上厚厚的棉衣,(棉衣都是母亲手工作的中式勉裤腰和布扣便装)先是趴在窗户上,欣赏一番美丽的白晶晶的窗花,再用嘴呼出热气,擦除出一块境地,贪婪的望着窗外的雪。吃过早饭,母亲帮我穿上她亲手做的,包子棉鞋,再给我带上捂耳朵的棉帽,才让我出门。这时同院里已经有小朋友在堆雪人了。地下落满了厚厚的一层雪,足有半尺厚。屋顶上,墙壁上,树枝上,电线上都覆盖上一层白花花的颜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大地一片银装,美丽极啦。小朋友堆好雪人,我回家找出红墨水,给雪人点上红鼻子,用黑墨画上眼睛和嘴巴。有的小朋友,找来一顶破草帽给雪人戴上,我再找一把破笤除,插在雪人的腰间,很多天不会熔化。
  
  济南冬天的树挂也是很美的,每逢最严寒和春寒料峭的时候,一遇彤云密布,雾气弥漫,经过一夜,第二天一早,所有草木枝头都会凝霜如絮,挂满上下,好像铺满一层厚厚的白雪,银装素裹,薇为奇观。等那日出以后,树挂才慢慢熔化。这是当年济南特有的一个景色,可惜现在很难再看到。
  
  还有那吊在屋檐下的冰凌子,也成为济南下雪天的一个景观。那时候都住平房,房子顶上覆盖着厚厚一层雪,待到屋内升起火炉的时候,热气集聚在天花板下,在这种热力影响下,室外房顶的积雪慢慢融化,雪水顺着房顶的瓦道,由房檐滴落。这些滴落的水滴在室外低温下,慢慢结冰变长,渐渐成为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冰柱。冰柱越接越长,最后不堪重负而落地。尤其是在化雪天,跌落的冰柱,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也为一景。
  
  还有那济南的冬水。那时候济南自来水公司的水厂就在趵突泉里面,济南人喝的全是泉水。在严寒下,你拧开自来水龙头,流出的水是温的。因为都是住平房,自来水管,按在院子里公用,在水管前洗菜、洗衣服手也感到是暖暖的。冬天下着雪,气温到零下十几度,济南护城河,水面上飘着一层雾气,远远望去,象是漂浮的白云。实际上由于泉水常年在摄氏八度,遇见空气中的低温而在水面上凝结成一层热蒸气,只有济南的冬水是这样可爱。
  
  济南的冬天是这样有趣,成了小朋友嬉戏的乐园。上学的时候和同伴一路打着滑出溜,打着雪仗,一直到校门……那时候由于小朋友们打滑出溜,马路旁的一块雪地,都成了一条条的冰道。这场雪有时候还没化净,下一场雪又不期而至,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一下起来,有时就是几天。济南的雪天,天色茫茫,雪花如撒棉扯絮,那雪花又大又美,大如纽扣,有八瓣的,有菱角的,象是“万花筒”变化无穷,晶莹而娇艳。我伸出双手接着这些多姿的雪花,她们落在我的衣服上,装扮着我,落在我的肌肤上,好像在轻轻抚摸着我,她霎时也就消失,化成一滴透亮的水珠儿挂在我的脸颊上。你看吧,雪住后,学校、机关街道,马路上全是除雪的人群。他们拿着铁锨、苕把、把雪堆在路边,再装上地排车,一车车运到一处空地。甚至家里的小孩车,都用于运雪的工具,场面十分壮观。那时候的山水沟,护城河是最好的屯雪场地。
  
  有句农谣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往往这句话,真的就在正月十五应验,街上的花灯被大雪遮盖着只显出影影绰绰的红光,小朋友们手提着纸灯篓在飞舞的雪花中嬉戏……
  
  下雪天也是济南最冷的冬天,母亲会买一整个豆腐,再切成方块,摆放在一个竹篮里,挂在屋檐下,经过一夜功夫就冻成冻豆腐。到了过年的时候,冻豆腐海带炖肉真是好香啊。现在冻豆腐都在冰箱里完成,但是怎么觉得不如以前天然的冻豆腐好吃呢?也许是现在的冻豆腐一年四季是常用食品,不稀罕而已。那个时代家中还没有冰箱,大年二十九母亲要一锅锅地蒸馒头、枣卷、豆包,和炸货,放置一个瓦缸中,搬到院子里,一直吃到正月十五。
  
  时过阳春有时济南会迎来最后一场雪。一年复一年,好像济南的冬天越来越暖和,冬天的雪下的也越来越少,更不要说三月雪了。想起1963年我在在东北呆了三年,每年的八月十五下第一场雪,我坐在雪原里一面吃着月饼,一面在漫天的大雪,享受着大雪带来的洁净,任凭大雪飘落,直至我也变成一个雪人,我是真喜欢雪啊!
  
  离开东北后再也见不到,如此的大雪,更感受不到雪的妩媚和滋润,也欣赏不到天地合一的银色世界。
  
  济南的冬天的雪似乎也一年一年的稀罕,2014年已进11月还下了一场算是比较争气的雪,今年一场小雪,只是把个红色的屋顶染成粉红色而已,既吝啬又小气,这算什么冬天!这算什么雪!
  
  天空整天灰蒙蒙的,雾霾呛得人们喘不过气来,时过十点的太阳,躲在雾气里只露出微弱的红脸。临近小年,一点也没下雪的迹象,下雪已经成为济南人的奢望。
浏览更多关于 药品利来国际高价这一刀从哪里砍? 等相关内容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