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利来国际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利来国际卫国接到党组织的内线情报

  在大张各庄深水潭边,北京吃紧,鬼子要调走一个小队去北京,警备司令部只留下柴琪在内的五个人,唐山的增援小队两天后到来,正是个机会除掉杀人魔鬼柴琪,卫国还得到情报,进警备司令部,只有一人,掏粪工人牛义,北自沽人,小个子,大眼睛,圆圆的脸,穿着当地土布做的工作服,是党的地下交通员,一些重要的文件消息是由牛义提供的。有些事情求他帮助。在卫国的安排下,在指定地点卫国和牛义见了面,说也凑巧,
 
利来国际牛义和善洲好像一母所生,善洲长得像牛义,谁也分不出真假。卫国看见了,真是天助我也,卫国和牛义进行了秘密安排。
  
  善洲赶着利来国车,张志进蹲在大粪车内,志进哪里受得了,臭蚊蝇在头上乱飞,粪蛆在身上乱爬,自己的胃再折腾,他闭起眼睛,为了杀鬼子柴琪,利来国一切都可以忍受。
  
  警察局后院就是警备司令部,善洲来到警察局保卫室,保卫人员唔着鼻子做手势意思说快走,善洲顺利来到警警备司令部,小鬼子看看牛义,没看到破绽,像往常一样,来到车前打开粪车盖向里看,善洲看见,机会来了,一步跨近鬼子,抱起小鬼子装进粪车,小声说:“志进。货来了!志进看到鬼子,手中的尖刀扎进鬼子胸膛。鬼子没有吱声,死在车内,志进摸出鬼子手枪。又听到喊志进出来,志进一跃跳出粪车,看见善洲已在鬼子宿舍门前等候,志进随后紧跟,该死的柴琪,今天没有关门,失去左臂躺在床上,善洲一个箭步来到柴琪的面前,柴琪听到响声,独臂拿起手抢,直逼善洲,善洲一脚踢飞柴琪手中的枪,柴琪一个燕子翻身落到善洲身后,一手抽出尖刀直逼善洲的后心,志进进门举起尖刀插进柴琪后心,结束了柴琪的性命。两个人又去寻找那几个鬼子,搜查几个屋,都无有踪影,善洲说:”志进我们回去,不能再停留!”志进跟着善洲,乘原来的粪车离开了警察局,顺利完成任务,把车子交给了牛义。
  
  原来哪三个鬼子在警察局打牌。局长,鬼子,女人在笑,再摸,好不热闹。那知道他们的主子已经毙命。
  
  善洲,志进来到东关,早安排好的马车就在这里等候,董青山,魏信等赶起马车来到李小沽,在南洼窝铺里见到众乡亲。董青山告诉大家,日本鬼子柴琪得到报应,被善洲和志进杀死了!芦苇在荡漾,人们在欢呼,血债要用血来还,日本鬼子滚回老家去。
  
  柴琪死了,警备司令部鬼子,贼心不死,经常出动,。搅得天下不安。
  
  在中国的抗日战场上,日本鬼子节节失败,日本鬼子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加紧对中国的屠杀。
  
  董青山的妻子怀了孕,躲在芦苇荡里,船来船去,晃晃悠悠,出入很不方便,在芦苇荡里不敢用烟火,怕暴露目标和发生火灾。因此,就吃些炒面。在东逃西躲的日子,有家难归,小日本鬼子罪恶滔天,太可恨了!让天下人不安!。
  
  十月的天气,已经是初冬,日本鬼子更加疯狂,一定在结冰前杀光土八路,对李小沽的搜查更严厉了,人们住在窝铺里,寒冷的天气让人们穿起厚厚的棉衣,在这艰苦的日子里生活着,盼望着八路军早日把小鬼子赶出去!。
  
  董青山的妻子张淑云身孕产期将近,只得回到李小沽村。为了防日本鬼子的利来国盘查,住在董涛的磨棚里,四面透风,驴粪成堆,臭气难闻,在这里淑云生下男孩,叫保江,娘俩在这里生活着,董青山在这里照顾妻子,一有风吹草动,董青山就躲进芦苇荡。张淑云天天怕日本鬼子来查,恨自己偏在这时坐月子,磨棚里,阴暗潮湿挂满了蛛蛛网,在这样的房里坐月子觉得安全些。
  
  哪知日本人连这也不放过,一天,日本鬼子来了,叫伪军进去看看,伪军唔着鼻子看着满地的粪便,就说太君没有人的,日本鬼子还是自己进了小屋里,端着刺刀屋里看了几眼,臭味熏得小鬼子唔着鼻子退出来和伪军离开了。淑云躲在预先准备好的柜子里,出了一身冷汗,更怕孩子的哭声,鬼子走了,淑云的心放了下来。淑云提心吊胆,好容易过了满月,想到大张各庄娘家去。南流大水沟是必经之路,水深浪急,还没有结冰,只有忍受着,孩子保江病了,也没法医治,紧活三个月就夭折了 ,连山的妻子把儿子抱了一天,泪水洗面,还是把孩子埋在岗子上。
  
  煎熬的日子哪有头啊,还填不饱肚子,忍饥挨饿!人们得知马家庄有人卖麦麸皮,都到马庄去买麦糠,掺些高粱面,做些窝窝头,可以填饱肚子。还听说是天津买来的,董青山和志进商量,去天津驮麦夫,以解燃眉之急。张志进同意说:“一定注意安全”。
  
  董青山由大张各庄岳父张连之家拿来几块大洋又借了一点。买了一辆自行车,去了天津寿丰面粉厂。由宝坻到天津离开大路,走羊肠小道,车辙水沟艰难的驮回了贰佰斤麦麸皮。回来后大家一抢而空,全村人有了麦麸皮吃,再掺些野菜勉强度日,都来感谢董青山。于是,青山带领大家去天津去买麸皮,解决了生活上的困难,还赚点微利钱。外村人都来订购。村里人都在连山的带领下做起了麦麸的生意,渡这坚难的岁月。春暖花开时人们就有了希望,
  
  张志进在村里和群众在一起吃住,讲革命的道理,想办法帮助渡荒,凿冰捕鱼,搞生产自救,村里人都喜欢他。董青山、魏信等青年喜欢听他讲毛主席的思想,讲中国的前途命运,参加打倒日本子的活动,除汉奸,破坏交通,有力的打击利来国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更加猖狂,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大张各庄深水潭的灯光,利来国夜间长明,卫国和闫仁在思索着,柴琪死了,又来了新柴琪太次一郎,几天没有动静,也没有新消息,心里想一定孕育着新的风暴将会发生。
  
  太次一郎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狂徒。小个子,尖尖的脑袋,留两撮八字胡,小眼睛,满脸凶光。柴琪死后,由唐山日本司令部调来,驻守宝坻,主要任务是保护北京到唐山宝坻公路段的安全。太次一郎进入宝坻界内,首先看到的蓟运河,天寒地冻,河面上结冰,像一条银色飘带,挂在云水之间,两岸的芦苇干枯的露出白色的秸秆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在北风中吹着响亮的风笛。太次一郎勒住战马,伸出大指说:“中国的山河美的!”看到公路的两旁,冰封万亩水面如镜子一般明亮,雪花在北风中迅跑,堆成条条雪坝,万亩的芦苇挡住视线,感到宝坻天然屏障,难攻难守,自己感到任务沉重,紧催战马来到宝坻警备司令部心里踏实了。
  利来国际卫国接到党组织的内线情报
  第二天,太次一郎秘密决定,自己和随从,巧装打扮,去口东镇私访,查看地形地貌,做到心中有数,到时消灭共军的指挥中心。来到秦城,看到翠绿秦川柳和光秃秃的秦川枣树。高高的土城,高兴的说:“这美丽的秦城,将来有归属日本的国土日子一定会到来!”来到秦湖,站立好久,湖面浩大,风景独特,赞口不绝。把自己的马拴在湖边,专人看管,来到不远的箭杆河桥上,河水与秦湖相连,过了桥就是口东镇,口东镇是宝坻东大门的一个重镇,桥下一座古庙,红墙绿瓦,雕梁画柱,显示出中华文化的远远流长,那院中的苍天翠柏,显示着中国的威严。赶集的老百姓进进出出于古庙,祝愿八路军早日把小日本消灭掉,祝全家人平安。深水潭党组织派善洲保护市场安全,因此,市场繁荣。
  
  太次一郎和随从一起,随着人群来到市场,市场上,叫卖声,喧哗声,好热闹,鸡鸭鱼肉,日用百货,玲琅满目。张淑兰的粉条摊位前很热闹争抢粉条。张连之看管虫子阎王的摊位,等待买药的人们。张淑兰抬眼看见一个留八字的男人,好陌生的的人,又想起王武就是在留八字胡的日本人打伤的,一定是日本人,叫父亲看找摊位,自己去找善洲,善洲对面过来,淑兰用手一指,善洲会意,用枪顶住留八字胡的后背说:“跟我走”跟随的小日本的护卫一拳打落善洲的枪支,太次一郎掏枪向善洲开枪,淑兰眼快双手托举太次一郎的手枪,抢立刻在空中响起,枪响人慌,人们拥挤的乱成一团,太次一郎乘机离开,来到溱湖边心惊肉跳的乘快马离开口东镇,利来国来到警备司令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中国人的厉害,花姑娘的厉害!”
  利来国际卫国接到党组织的内线情报
  善洲在人群中追赶日本人,人群慌乱很难前进。好容易来到桥上看见鬼子骑快马飞奔而去。善洲怒目而视,张淑兰来到善洲面前说:“善洲哥哥,回去吧,安排好市场,让百姓赶个好集,日本鬼子是秋后的苍蝇长不了。”善洲很感谢淑兰小妹妹,托抢救我,来到市场,人们恢复平静,继续赶集。”
  
  太次一郎在警备司令部,听到一声声响声,心里一惊,问护卫:“什么声音?护卫说:“中国的新年快要到了,放鞭炮驱恶魔,祝愿四季平安。”太次一郎嚎叫着:“我就是恶魔,我要杀死你们!让你们过个鬼年!立即通知我的队伍,我要出发,新安镇的。日军集合,全付武装!看我的利害!”一九四五年二月八号一个有五十人的小鬼子队伍离开了县城,急速行军开往新安镇,刚一出城,李小沽的槐树民兵哨所就看见了鬼子的膏药旗,一边喊着:“小鬼子来了!”一边告诉张志进,张志进和董青山等青年民兵监视鬼子的行动,乡亲们躲进芦苇荡。北风飕飕,天寒地冻,岁数大的老人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我要和鬼子拼了!在农会的劝说下,离开李小沽。鬼子在李小沽没有停留迅速由村前通过。张志进立即觉查到事情有点奇怪,乘船来到大张各庄深水潭向卫国汇报,卫国立即想到鬼子有新的行动,善洲,闫仁我们立即带县大队监视日军,保护财产和群众的安全。利来国三人骑快马离开了大张各庄带县大队堵截日军。
  利来国际卫国接到党组织的内线情报
  蓟运河畔枪声响,单庄百姓遭了殃。
  
  火烧单庄化灰烬,太次一郎抢中亡。
相关产品